单截棍

佐鸣、维勇、利艾、瓶邪,不逆不互不无差

这明明是现成的车梗啊

佐助:拿撸多,听说你不想提起我,嗯?
鸣人:啥是gay,我那天都说不要了,你还坚持的说!
佐助:......不但心我出事?|
鸣人(先翻个白眼):你要出去还不是分分钟的事,谁拦的住,还有啊我说......
啥是gay直接扯过拿撸多抱住就是干,背后干完正面上......
最后看着在自己腿上滩成软泥的鸣人:早想在这里来一炮了,吊车尾的。

刚看了699,对于原创部分只想说TV真的是MDZZ,以此吐槽一下,以二哥的实力他身处何处我都不是太担心,鸣人嘛,总有需要操一操才乖的时候,这才是合格的火辣强受啊!


......

一直想安利gay蜜佐鸣,找了几篇lof的文给他看,他看了问我鸣人为什么会迷恋佐助的颜,还会因为颜就想这样那样...觉得崩坏再次拒绝了我的安利了...他HY唯一感兴趣的CP说是KM...很想和他聊佐鸣啊,然而关注点完全...

非要在你面前艹他,你才死心?

#佐鸣#从佐助视角看鸣人

强迫/半强迫性行为

下午被猝不及防安利了互和逆,吓的我赶紧打开车库,毕竟拒绝互逆从开车做起,撕逼不如飙车。


佐助走进一乐拉面馆的时候,店里只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样的服务生,选了个角落靠窗的位置坐下,叫了一碗番茄拉面,看着窗外安静地等着。

 木业已经有半个城市的样子了,内心不经有所感叹,就连这家拉面店也从原来不起眼的小摊位,变成了享誉忍界的驰名品牌,看来从卡卡西在位时开始的现代化进程在鸣人手上应该是可以实现的。

不过10分钟,拉面就端上来了,佐助尝了一口,这个味道着实令人怀念,上一次和他一起吃拉面已经是3年前的事了,那个吊车尾应该很想念自己吧,他是感情那么丰富的一个人。

面无表情吃着拉面想着鸣人,很快就见底了。

“我说,你追到七代目了吗?天天都给他送”清脆的女声在背后响起。

“走开,干活。”悦耳的男中音。

是店内两个年轻的服务生。

“喂,说说看嘛,我帮你再分析分析,你给他送拉面送了有一年了吧?”

“啧,你的分析,没有对过。”

“你少看不起人,我给你透露个情报,七代目和一个男人纠缠不清很多年了!没骗你,昨天刚听到几位前辈的八卦,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宇智波佐助。”

“无聊。”

“不过你别担心,我觉得他不是威胁。听她们说宇智波佐助之前为了复仇离开村子,七代目追了好多年才把他追回来,听她们的形容就是个需要一直哄着的傲娇美受。你想想啊,七代目这么有男子气概的男人,应该是很受这种小受喜欢的。”

“哼,你不是一直都认为我也是个别扭的烂脾气小白脸吗?”

“你先听我说啊!我觉得七代目不喜欢他这样的,七代目就是个喜欢大波美女的直男,根本没有和男人交往的想法,这种男人真向他表白,他只会觉得难以接受,对于一直觉得自己是直男的男人来说,男人再美再白再柔弱都不如女人的一个洞。但是,你不一样啊亲,虽然你也又美又白但是你是攻啊。”

“我是攻,我就可以拿下他?”

“我说,你别老打断我啊!拿下七代目这种男人,就要一鼓作气插到他懂得自己也可以做你的一个洞!啊,我好兴奋啊,你应该喝着最烈的酒强jian最强的火影,强jian到他只会在你的胯下叫唤为止,否则,你永远不可能跟他发展成恋人。相信我,昨天我听她们说了一堆,我觉得靠你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永远追不到他,他只会认为你是一个崇拜他的小年轻,就跟他只会觉得宇智波佐助只是他的朋友一样,但是宇智波佐助没办法做到,你做得到啊!。”

“我说你一女的,别动不动就强奸啊洞啊,行不行?他的过去我不关心,能在他身边就可以了。”

“你这人!你爱听不听,哼!”

 把钱放在桌子上,起身离开。这两人的对话他一字不漏地听到了,也懂什么意思,他早年就四处闯荡,这几年更是到过许多人闻所未闻的地方,见识过的有可能是一些人10辈子累积的见闻。

太多人对他有不同的看法,他没必要在意也不屑去在意这些。

站在鸣人曾经站过的地方俯瞰整个木业,直到月光照到脸上。

往火影塔的方向看了一眼,仍然灯火通明。这个时间点还在工作吗?

刚走进火影塔,就看到从对面走来的鹿丸。

“你回来啦,佐助。鸣人在办公室,你直接上去跟他汇报工作吧。”

“恩。”

推开门,就听到一阵急促的咳嗽声。

“啊,佐助,你回来啦!前天就收到你的书信了,以为你下午就会到,还想和你一起吃饭的说。”

话还是这么多,整个人在黄色的光晕里显得更加温暖,佐助觉得自己每个毛孔都松懈下来了。

“对了,你吃饭了吗?还有,你外出都3年了,有没有受到什么伤,明天让小樱检查一下吧,还有还有...”

“吊车尾的”

“你才是吊车尾的!”

这个人是自己永远的归处,这一点毫无疑问,只不过到目前为止都是作为老朋友的归处,即使鸣人花了大把的时间在自己身上,佐助仍然很清楚,他只把自己当做朋友,纯粹的朋友,实际上对任何一个同伴,他都愿意义无反顾地付出,也只有这样才是漩涡鸣人吧。

凌晨1点,汇报完工作,跟着鸣人一起到他的新住所。刚走到楼下,就看到一个人影在他家门口坐着。鸣人急忙跑了上去。

“这么晚了,咳咳...”

“给你送拉面,能进去吗?”是白天的服务生,“外头很凉,快点开门吧。”

“都进来吧。”开了门,让他们都进了屋,“对了,这位是佐助,他会暂住几天,有时候可能要麻烦你带两份拉面过来了。”

“下午的客人,宇智波佐助吗?和听说的完全不一样...”

“你在说什么,大声点啊。”

“没什么。”

从始至终都面无表情听着他们两聊天,他觉得这个年轻人确实对鸣人不错,大冷天又是送面又是送药,嘘寒问暖的程度对待自己老婆也不过如此了吧,可惜,对面的吊车尾不是一般的迟钝,而且还很执拗,脑袋也没多好,他认定是朋友就是朋友是晚辈只能是晚辈。

等吃完拉面,外面已经开始下雪了。鸣人热情地留了这位年轻人在家里过夜,安排了佐助睡客房后,就去洗澡了。

“......”

“......”

佐助看着他打开鸣人的房门,关上。还真是随意。可是自己也没有立场说什么,吊车尾也不可能和他发生什么。

等清理完自己,已经是凌晨3点了,用浴巾擦着头发 ,喝杯水就打算睡觉。

“啊,别碰”

拿着水杯瘫着脸站在门口,脚愣是移不动。

“鸣人,原来是真的,你的复原能力真的这么强,我以为他们只是夸大了你的英雄事迹。”

“恩,是真的,我们漩涡一族的治愈能力和九尾的复原能力能够让我什么伤痕都好的特别快。”

“那你身上一定很光滑,什么疤痕都没有吧?”

“是啊,你看,之前这里受过很重的伤,现在也是一点痕迹都没有,虽然当时特别痛的说。”

“恩,都摸不出痕迹。对了,那你JJ的颜色会变吗?”

“喂喂,你这是什么问题啊,很羞耻的说。”

“都是男人,这个话题不是很正常吗?”

“也,也是,颜色不,不会变。”

“你脸红了,别害羞,我和几个同学经常开这种玩笑。让我看看吧,顺便对比一下大小,莫非你很小?”

“臭小子,我的很大!你什么眼神,不信你看。”

“你,你的奶头和JJ都好粉啊。”

“......是很大好不好,你看清楚点。”

“你后面的颜色也是这样吗?”

“后面?哪里的颜色?”

......

“也好粉啊,这里。”

“你别压着我,别以为你是小孩,我就不会动手啊混蛋。”

“你不会动手的,我知道,你从来不对村里的同伴动手,我是你的同伴吧,鸣人,我生活在木叶,和所有木叶村民一样崇拜着你。”

“啊,你在干嘛,别压着我。”

“你好敏感啊,我才轻轻碰一下。”

“别随便碰我,我是仙人体,对触感比普通人强烈几十倍,嗯,手拿开,啊,嗯?你怎么了?”

感受到自己腰上的重量,鸣人回头一看,“啊,佐,佐助”开着万花筒,脸阴沉的可怕,站在床边俯视着床上的两人。

“你快解开他的幻术,他看起来很难受。”

http://www.jianshu.com/p/17ee5bfb77e7

“吊车尾的,你以前说过让我把一切发泄在你身上,现在还做得到吗?”

“混蛋佐助,我不是指这样”

“只有这样,对我来说才是发泄。”

“......我们是朋友啊!”

“你很喜欢一厢情愿地认定一些事情,然后就按照自己想的那样做了,而在别人眼里我们早该这样了。”将他连着被子一起抱进怀里。

“啊,但是我们明明都是男人...”

“讨厌刚刚我对你做的吗?”

“不讨厌,你好厉害的说。”

“那就够了,睡吧。”

无视他一脸纠结又不知从何说起的样子,佐助直接闭上了眼睛。

人鱼传说01

#佐鸣#

佐助:什么东西?

鸣人:是人鱼哦,颤抖吧!



水月兴奋地示意佐助往前看的时候,佐助真没想到自己会在浅海看到一条人鱼,是的,人鱼!一条雄性人鱼与他们相距不过5米,正大胆地直视着他们,闪着亮光的金色头发非常张扬,即使在光线模糊的水下也显得非常耀眼,和大海颜色相差无几的碧蓝瞳孔看起来神采奕奕,能够看到倒映在他眼中的光。

仿佛受过阳光洗礼的深海物种,但是这怎么可能?作为海洋生物学家,水月对这种未知生物充满了兴趣,况且这条人鱼本身还不符合人类长久以来对深海物种共性的认知,当下就想往人鱼的方向游去,却被佐助神手拦住,示意他上浮。

看向佐助,又是这种没得商量的眼神。水月往人鱼的方向留恋地看了一眼,只得不甘不愿地跟着他上浮。

上了船后,水月一把摘下氧气面罩,快速脱了潜水服,现在去找些道具,说不定还能把他钓上来。

“那条人鱼别去打扰。”这样的生物不可能是独居,他们潜水的这片海域本来就是未开发的,没准他们是第一批踏足此地的人类,见到什么都有可能,虽然人鱼还是远超意料。

“那可是条人鱼啊,佐助,无论如何都应该抓来慢慢”话没说完,“啪啦”一声,溅起了一道很大的水花。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们一定在背后说我坏话!”

“卧槽,你,你TM的怎么会说话?”水月抹掉脸上的水珠,震惊地看着眼前说人话的鱼。

他刚钻出水面,还在甩头发,听到这句话,翻了个白眼,直接看向同样目瞪口呆只是表情伸展幅度非常小的佐助。

“你一定要带我到人类社会,不然我、我毁了你的船的吧哟。”努力咧嘴瞪着他。

“的吧哟”又是什么奇怪的口癖。

“喂,你怎么不问我,你什么意思啊我去。”MD,连条鱼都这么势利,那家伙看起来就是比我高贵吗?比我高贵吗?

“你看起来就很傻的吧哟。”眼角分了一点注意力到水月身上。

真TM不能忍,金发碧眼胸大的基本智商都不高,他全都符合,居然敢这么说自己。蹲下身,快速地伸出手穿到人鱼的腋下一把握住,“哗啦”一声,将整条鱼从水里提了起来。

“啊,放开我,快放开我,混蛋!”大声喊着,离开水的恐惧让他不断甩着自己的尾巴,两手紧紧抓住水月的手臂。

“不放哈哈,怕了吧?我擦,别拍打了。”这条鱼拎起来没多重,也就120斤那样,尾巴应该也没多大的重量,但是上头的鳞片却是十足十的坚硬,被一下又一下的拍打在腰腹处,时不时还擦过难以启齿的部位,真TM该死的痛,“再不安分点,我就把你那漂亮的蓝尾巴割下来做标本。”

“哼,你们人类也就这点本事了!”尽管眼里的怒火都快喷薄而出,还是减小了尾巴摆动的幅度,噘着嘴一下又一下轻轻地拍打他的大腿。

哟,还是很乖的嘛。收回高举的手臂,人鱼马上把尾巴绕到他的腰上,手也环上他的脖子,看来是真缠上他们了。

佐助瘫着脸看完了这一出闹剧,示意水月把人鱼放到甲板上。

这绝对不可能是唯一的一条人鱼,最大的可能是离群了,而他会说人话这一点,更是说明,人鱼应该是存在了很久的生物,和人类社会肯定脱不了干系,只是他们的存在被人类的某一群体作为机密隐瞒起来了。

在脑子里过滤着有可能的机构,佐助走到人鱼面前,和人类的双腿一样可以弯曲坐下的尾巴吗?柔韧性比看起来好得多。

“你能离开水多久?”示意水月开始做记录。

“我不知道,我从没离开过水。”

近看上半身真是和人类一模一样,胸腹的肌肉线条和尾巴线条一样流畅漂亮,按照人类的标准来看是一条足够强壮的雄性人鱼。

“你生活在我们刚刚看到你的地方?”

“不是的,我游了好久才看到水面的吧哟。”

的确是深海动物,但是这种浅麦色的肌肤又有别于深海动物的苍白。

“人鱼不是应该很苍白吗?”水月将手覆盖到他手臂的皮肤上,非常光滑,而且很温暖,“你们居然不是冷血动物?”

“混蛋,品种不一样啊,你们这些白痴。”不知道刚刚是被审问了的人鱼,只懂得自己好像受到了非常不友好的对待,尤其是这个黑头发的男人,眼神没有一点温度,就好像要将他撕开看清楚一样冰冷凌厉,他委屈的眼眶都有点发红了。

“喂喂喂,别哭啊,我们没有欺负你的意思,你看起来比那些画像里的人鱼爷们多了,是夸奖,夸奖,OK?对了,你怎么是短发,不是都是海藻般的长发吗?”

“那都是几十年前的审美了,你们这些乡巴佬!”

又收获了一枚人鱼的白眼,我擦,就算是城里人,也不会知道你们的审美啊。

还想继续问,但是人鱼大爷已经不打算搭理他们了,低头玩着自己尾巴上的鳞片。


吊车尾的,衣服别给我乱穿

#佐鸣#面对哭着撒娇的鸣人,佐助应该是什么反应?
佐助:车♂震吧,吊车尾的。

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佐助正往鸣人的嘴里喂蔬菜。

“鼬哥哥,找我有什么事?”把头转到一边。

“鸣人,晚上有空吗?有件事想找你帮忙。”

把蔬菜放到自己嘴里,佐助板着脸嚼着。

“一整天都有空哦,今天周末。”

“晚上来我的酒吧玩吧,打工的学生这几天要考试,没空过来兼职,我这缺人手。”

“好的说,我问问佐助有没有空,一起过来!”

“佐助就不用了,今晚的主题是变装,我需要热情的服务生。”

“这样啊,好吧。”

 

挂了电话 ,皱着眉嚼着佐助投喂的青瓜。

“他找你去酒吧帮忙?”

“对啊,要不要一起去玩?”还是想和佐助一起去的说。

“晚上我有饭局,结束就过来接你。”看到他一脸失望,佐助忍不住捏了捏他仍然长着婴儿肥的脸,“除了送酒水,别做其他多余的事。听到没,吊车尾的。”

“知道了,混蛋佐助,你管很多哦。”

“......”

 

晚上7点,鸣人来到了鼬的酒吧,还没到开业时间,大家都在忙着整理桌椅和盘点货品,和他们一一打了招呼,就跟着鼬去了更衣室。

“鼬哥哥,今晚是有活动吗?”

“是啊,大蛇丸生日,所以今晚有变装活动,男扮女装。”

“这样啊。”

“来,穿上。”

“这要怎么穿??”鸣人一言难尽地看着手里的几块布,“服务生也要变装吗?”

“准确来说,今晚是人妖之夜,服务生都要装扮成动物,这套狐狸小姐是最后剩下的,除了你,我也不知道有谁可以帮忙了。”蹙着眉看着鸣人。

只有自己可以帮他吗?想起佐助经常哥哥长哥哥短的,他很在乎鼬哥哥的说,能帮到他,佐助会很高兴吧?

“好、好吧。”反正不是女人,露多少都没关系吧。

 

看着换好装的鸣人,鼬承认自己那位愚蠢的弟弟眼光还是不错的。

眼前的鸣人两只大(隔开)胸包裹在红色紧身吊带里,被挤出了一条沟,下半身是勉强遮住屁股蛋的黑色蕾丝裙,其实裙子没有这么短,只是鸣人的屁股太圆太翘,硬生生地被撑高了,往下是两条肌肉线条优美的长腿,被紧紧地包裹在黑色渔网袜里,脚上则穿着一双绑带高跟鞋,脚踝被一根黑色的带子缠住,最点睛的地方还是在于头顶上那对惟妙惟肖的狐狸耳朵,而脖子处的项圈则昭示着这是一只家养狐狸精!

果然只有金发碧眼和蜜色皮肤才撑得起这件衣服,这么火辣才是狐狸小姐啊。

鸣人在鼬的注视下红了脸,这比想象中羞耻的说,鞋子好难走路啊,胯(隔开)间凉飕飕的,想用两手挡住前面,但是肩上的带子老是往下滑,总是要自己拉到肩膀上!

 

晚上8点,酒吧准时开业,各种牛鬼蛇神入场,都是来给大蛇丸庆生的吗?鸣人看着穿着裙子浓妆艳抹的男人们,顿时放松了心情,什么嘛,他们比我过分多了!

大概是因为本身就已经解放了天性?大家都放开了玩,现场气氛非常火热,鸣人被这种气氛感染,也有点HIGH。

 

佐助刚走进来,就看到穿的不成体统的鸣人翘着屁股,腰臀起伏处横放着一只口径63MM的高脚杯,手上还端着托盘,努力转头往自己的屁股看,周围几个人妖对着他的屁股说着什么。

“啊,狐狸小姐真是太讨厌了,长着这样的屁股。”

“讨厌是讨厌,但是真的好翘啊。”

......

尽量克制住脑门的青筋,往鸣人的方向走去。

“好、好帅啊。”

“啊啊,今晚最棒的男人,我可以坐上去自己动惹。”

“帅是帅,但是我不喜欢遮住脸的长发,但是非要上我,我也是可以的。”

“你好骚惹,我要他抱cao我。”

......

不过十几秒就走到了鸣人面前,拿走他手上的托盘,拉着他就往更衣室走。

“佐助,你来啦,要不要一起玩?”

加快脚步向前走。

“狐狸小姐果然好讨厌啊,狐狸精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啊,真是个好男人。”

......

 

直接把鸣人甩到堆放杂物的长椅上,黑着脸看着他。

“你干嘛啊,混蛋佐助,脚很痛的说。”

“......”气到很想飙脏话,但是并不想对着鸣人骂。

“你莫名其妙发什么疯?”

“吊车尾的,先看看你自己,像个荡(隔开)妇一样。”看着鸣人裸露的大腿,这样的装扮这几个小时应该被摸遍了吧。

“荡、荡(隔开)妇,你说什么,混蛋,太过分了,你”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大张双腿正对着佐助,立即羞愤地拉紧裙摆,试图用这点可怜的长度遮住裆(隔开)部。

“这么不知廉耻的装扮,不是荡(隔开)妇是什么?我都不知道你这么饥渴,恩?是我经常出差没有满足你?还是你天性(隔开)淫(隔开)荡?”

“混,混蛋佐助,你太过分了,都,都是因为他是你哥哥,我才帮忙的,只,只是像你说的那样送送酒水,你为什么这么生气?”克制不住眼眶发红,眼泪在里面打转,瞪了佐助一眼,鸣人抬起手臂遮住眼睛转过头去,另一只手执拗地拉紧裙子。

MD,穿的这么淫(隔开)荡,为什么还是这么可爱?拉下他的手臂,强硬地握在手里,佐助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虽然可爱,但是哭泣撒娇是没有用的,还是需要教训一下。成何体统?佐助觉得自己已经绿了一半。

在佐助转身要走的时候,鸣人还是拽住了他的衣角。

“恩?”

“脚好疼啊,佐助,我穿这鞋穿了4个小时了,痛死了的说,要不然你跟我换双鞋?”

“......”

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拉起他的腿环到腰上,抱住他的腰,将整个鸣人提到自己身上,转身就走。

 

打开车门,把人直接放到副驾上,正想拉过安全带,看着他眼眶发红的蓝眼睛,佐助果断跨进车里,关上车门。在这里日(隔开)你,应该会让你记得更牢吧。

“你要从这里跨到驾驶座上吗?哈哈哈,好蠢啊佐助。”

“......”

压到鸣人身上,盯着他,抬手扯开自己的领带。

意识到他要干嘛,鸣人起身攀住他的手臂,“不要,我不要在这里做,啊”

http://www.jianshu.com/p/57950d13f82a

鸣人钻进佐助怀里,和他紧紧相贴。每次做完,鸣人都喜欢这样黏着他,这让佐助很受用,抱着他非常温暖。

突然想到什么,鸣人硬是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转了个身,环着佐助脖子,用仍然带着水汽的蓝眼睛盯着他。

“佐助,你是不是想虐待我很久了?”

“......”被这双眼睛看着真的很想再来一发。

“你果然”

“乱想什么,吊车尾的,这次只是给你个教训,别穿的那么随便。”

“混蛋佐助,你自己袒胸露乳的衣服还少吗?”

整理好两人的衣服,把鸣人从自己腿上移动到座位上。

“喂,你有没有在听,喂”

打开另一边的车门,发动车子,回家。

“混蛋,你都没有认真听我说话,你肯定是想...”

真的很吵,但是真的很幸福啊,吊车尾的。

【佐鸣子】今天这么玩

佐助提前生贺  生贺肯定要有车

维密超模鸣子  真空play


今天是宇智波佐助的生日,他只想和自己的女友一整天都在床上度过,毕竟出差半个月,都只能晚上想着她自己动手,这种日子真是够了。然而,漩涡鸣子听了只皱着眉头气鼓鼓地回他:“你越来越像个变态大叔了,混蛋佐助,你才25岁的说,以前你明明不是这样的...算了,已经不能指望你什么了,你的生日由我来安排。”

这是什么话,以前他什么样?也不想想这几年他过得是什么日子。佐助板着脸回想起这几年受到过的耻辱:15岁之前日子平平淡淡,那时候鸣子是个假小子,只有自己对她有兴趣,然而15岁之后急速增长的身高和罩杯,招蜂引蝶的程度都快让那一时期的自己走上邪路,想毁灭这个街区的学校,到了20岁成年时,鸣子更是以金发碧眼的混血脸蛋和傲人的39D胸围成为了维密唯一的日裔天使,同年就被最权威的时尚杂志评价为:有一双上帝恩赐的美腿。穿着暴露的走秀佐助忍了,毕竟鸣子喜欢这份工作,对他来说这点是最重要的,但是看到室友拿着鸣子的杂志封面LU的时候,佐助气红了双眼,当场抡起椅子就要玩(隔开)死他。

他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自己喜欢的女人登上PLAY BOY杂志的人,有多少肮脏的眼睛看着她的身体LU过?想到这一点,佐助认为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恨不得毁灭世界。那时候他们还没交往,但是佐助早就在发现自己喜欢鸣子的很多年前就把鸣子当做自己的私有物了,如果是16岁之前,即使舍不得,佐助也一定会杀了鸣子,还好得不到不如毁灭的中二时期已经过去了,成长了很多的佐助,得知鸣子在接拍男性杂志封面后,决定和她表白。

“吊车尾的,和我在一起吧,除了我,也没人敢娶你吧。”

“混蛋佐助,想娶我的已经从东京排到纽约了,还有,你才是吊车尾的。”

“和我交往,鸣子。”

“......”

“......”

“我们不是一直都是朋友吗?”

去你TMD朋友,当晚佐助就办了她,当自己的yang(隔开)具沾染上鸣子身体里流出的血液时,佐助第一次感到安心了,这个女人是我的,你们可以看,但是能shang她的只有我,以后自己可以名正言顺地站在她的身后保护她了。

然而,为什么自己总是把这个世界想的太美好,根本不按照自己的剧本走啊。那之后,鸣子和他冷战了半年,好在最后自己的温柔还是打动了她,能不打动吗?只要是她想要的,再难弄到的限量版,佐助都愿意满世界飞,最后送到她面前。

所有人都很羡慕他,事业有成,俊美多金,未来老婆金发碧眼,身材火辣,可TMD,我一年也没shang她多少次啊,自己工作忙,鸣子也很忙,时间总是碰不到一起,因为是超模,身体还不能留下任何痕迹,谁懂老婆这么美艳,他却次次不能尽(隔开)兴的痛苦。

想到这里,佐助恨不能留下两行辛酸泪,顾及形象,硬生生地只是扭曲了表情。

 

晚上18:00,佐助提前5分钟就到了餐厅等候区。“鸣子今天是怎么回事?一直都是自己去接她的,今天居然提出要自己过来。”面无表情地想着这个问题,没过2分钟就看到鸣子从出租车上下来了。“F♂U♂C♂K”漩涡鸣子你是想让我直接把你关在只有我能看见的地方吗?

远处的鸣子一眼看过去,胸部以下全是腿,两条线条优美的长腿包裹在做工精细的黑丝里,小腿线条美好到让过往男人想直接跪舔,身上的服装倒是简单,到大腿中部的酒红色长款外套搭配细高跟踝靴,纤细的脚踝若隐若现,这已经能让性无能都尖叫两声了,她倒好,还把快及腰的长发烫卷了一些,眼角是不明显的一点粉色眼影,整个人灿若玫瑰,妩媚到没朋友。

鸣子走到佐助面前,看到他板着个脸,明明路人都很惊艳,他这是什么反应?鸣子微撅起嘴,绕过他直接往前走,佐助忍无可忍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拉到面前,一言不发牵着她就往餐厅走,有什么事让她吃饱再说。

“喂,混蛋佐助,你又发什么疯,我说力气太大了,我很痛。”

“......”

拉开椅子,把鸣子安放到上面,自己拉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下,整个过程一言不发。鸣子也有些不高兴,自己为他精心打扮了一下午,他就这样?

“好了,别噘着嘴了,先吃,再说。”

“明明是你在生气,我说,啊,别突然把东西喂进,嗯,好吃...”

就这样,佐助板着脸,鸣子颇为高兴地吃完了一顿饭。

......

“啊,太满足了,对了,佐助,晚上我们不回家了,我订了酒店,礼物还没给你哦,你要期待一下啦~”

“......去酒店期待?”

“你干嘛用这种嘲讽的语气说话,你一定会喜欢的!”

看着到她自信满满的蠢样,佐助觉得自己的心情微妙地变好了些,“酒店名字先报给我,虽然不能对你这吊车尾有太大的期待。”

 

开了房门,佐助一眼看到圆形的双人大床上铺满了玫瑰花瓣,微翘起嘴角,吊车尾这是嫌他平时不够浪漫,自己安排这些了吗?看来自己确实忽视了一些细节。

“吊车尾的...”

“佐助,今天晚上你可以随意在我身(隔开)上留下痕迹哦。”

佐助直勾勾地看着鸣子走到床边,背对着他一点一点地把酒红色外套从肩头到手肘到腰部...脱了下来,最后一整件落到地上,细高跟踩着衣服边缘转过身来,身上除了仅能遮住美好胸(隔开)型边缘的黑色蕾丝以及高筒吊带袜之外什么都没有。

http://www.jianshu.com/p/00bad5a16782

快0点时,这场活(隔开)春(隔开)宫总算结束了,鸣子看着佐助的眼睛。

“佐助,生日快乐!还有,我跟你说,今年结束,我就打算退役了,以后只接代言,不走秀。”

“......”

“你给点回应啊,我说你...”

“鸣子,嫁给我!”


【佐鸣】这是什么套路的包♂养文?02

24岁物理天才博士佐x 32岁赞助商风骚鸣

这种设定就是用来飙车呀


“宇智波先生,可以叫你佐助吗?”鸣人看着那身无趣的黑白西装,笑着问。

“可以,鸣人,叫鸣人没问题吧?”

“可以哦,你可以不用敬语和我说话。话说你刚刚吃饱了吗?我现在有些饿了。”

佐助审视着漩涡鸣人,和很多金发碧眼的名流巨星一样,喜欢把皮肤晒成蜜色,他承认,的确很性感,尤其是像漩涡鸣人这样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蜜色肌肤搭配红色衬衫,非常合适,看着就很hot,很明显,今晚他是这个男人的猎物。佐助到现在还是个处(隔开)男,不是性(隔开)功能有问题,而是一直没有出现让他想要来一(隔开)发的人或物。他看着漩涡鸣人带着笑意的明亮蓝眸,把视线转移到起伏的腰臀曲线,他不介意把多年积累的欲(隔开)望发(隔开)泄到这上面。

http://www.jianshu.com/p/4891948ae73d

个人认为有能力的攻一定是做到受喊着还要,偏爱人前贵(zheng)夫(jing),人后荡(feng)夫(sao)的七代目,佐助不用说,技术流妥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