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截棍

佐鸣、维勇、利艾、瓶邪,不逆不互不无差

【佐鸣子】今天这么玩

佐助提前生贺  生贺肯定要有车

维密超模鸣子  真空play


今天是宇智波佐助的生日,他只想和自己的女友一整天都在床上度过,毕竟出差半个月,都只能晚上想着她自己动手,这种日子真是够了。然而,漩涡鸣子听了只皱着眉头气鼓鼓地回他:“你越来越像个变态大叔了,混蛋佐助,你才25岁的说,以前你明明不是这样的...算了,已经不能指望你什么了,你的生日由我来安排。”

这是什么话,以前他什么样?也不想想这几年他过得是什么日子。佐助板着脸回想起这几年受到过的耻辱:15岁之前日子平平淡淡,那时候鸣子是个假小子,只有自己对她有兴趣,然而15岁之后急速增长的身高和罩杯,招蜂引蝶的程度都快让那一时期的自己走上邪路,想毁灭这个街区的学校,到了20岁成年时,鸣子更是以金发碧眼的混血脸蛋和傲人的39D胸围成为了维密唯一的日裔天使,同年就被最权威的时尚杂志评价为:有一双上帝恩赐的美腿。穿着暴露的走秀佐助忍了,毕竟鸣子喜欢这份工作,对他来说这点是最重要的,但是看到室友拿着鸣子的杂志封面LU的时候,佐助气红了双眼,当场抡起椅子就要玩(隔开)死他。

他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自己喜欢的女人登上PLAY BOY杂志的人,有多少肮脏的眼睛看着她的身体LU过?想到这一点,佐助认为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恨不得毁灭世界。那时候他们还没交往,但是佐助早就在发现自己喜欢鸣子的很多年前就把鸣子当做自己的私有物了,如果是16岁之前,即使舍不得,佐助也一定会杀了鸣子,还好得不到不如毁灭的中二时期已经过去了,成长了很多的佐助,得知鸣子在接拍男性杂志封面后,决定和她表白。

“吊车尾的,和我在一起吧,除了我,也没人敢娶你吧。”

“混蛋佐助,想娶我的已经从东京排到纽约了,还有,你才是吊车尾的。”

“和我交往,鸣子。”

“......”

“......”

“我们不是一直都是朋友吗?”

去你TMD朋友,当晚佐助就办了她,当自己的yang(隔开)具沾染上鸣子身体里流出的血液时,佐助第一次感到安心了,这个女人是我的,你们可以看,但是能shang她的只有我,以后自己可以名正言顺地站在她的身后保护她了。

然而,为什么自己总是把这个世界想的太美好,根本不按照自己的剧本走啊。那之后,鸣子和他冷战了半年,好在最后自己的温柔还是打动了她,能不打动吗?只要是她想要的,再难弄到的限量版,佐助都愿意满世界飞,最后送到她面前。

所有人都很羡慕他,事业有成,俊美多金,未来老婆金发碧眼,身材火辣,可TMD,我一年也没shang她多少次啊,自己工作忙,鸣子也很忙,时间总是碰不到一起,因为是超模,身体还不能留下任何痕迹,谁懂老婆这么美艳,他却次次不能尽(隔开)兴的痛苦。

想到这里,佐助恨不能留下两行辛酸泪,顾及形象,硬生生地只是扭曲了表情。

 

晚上18:00,佐助提前5分钟就到了餐厅等候区。“鸣子今天是怎么回事?一直都是自己去接她的,今天居然提出要自己过来。”面无表情地想着这个问题,没过2分钟就看到鸣子从出租车上下来了。“F♂U♂C♂K”漩涡鸣子你是想让我直接把你关在只有我能看见的地方吗?

远处的鸣子一眼看过去,胸部以下全是腿,两条线条优美的长腿包裹在做工精细的黑丝里,小腿线条美好到让过往男人想直接跪舔,身上的服装倒是简单,到大腿中部的酒红色长款外套搭配细高跟踝靴,纤细的脚踝若隐若现,这已经能让性无能都尖叫两声了,她倒好,还把快及腰的长发烫卷了一些,眼角是不明显的一点粉色眼影,整个人灿若玫瑰,妩媚到没朋友。

鸣子走到佐助面前,看到他板着个脸,明明路人都很惊艳,他这是什么反应?鸣子微撅起嘴,绕过他直接往前走,佐助忍无可忍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拉到面前,一言不发牵着她就往餐厅走,有什么事让她吃饱再说。

“喂,混蛋佐助,你又发什么疯,我说力气太大了,我很痛。”

“......”

拉开椅子,把鸣子安放到上面,自己拉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下,整个过程一言不发。鸣子也有些不高兴,自己为他精心打扮了一下午,他就这样?

“好了,别噘着嘴了,先吃,再说。”

“明明是你在生气,我说,啊,别突然把东西喂进,嗯,好吃...”

就这样,佐助板着脸,鸣子颇为高兴地吃完了一顿饭。

......

“啊,太满足了,对了,佐助,晚上我们不回家了,我订了酒店,礼物还没给你哦,你要期待一下啦~”

“......去酒店期待?”

“你干嘛用这种嘲讽的语气说话,你一定会喜欢的!”

看着到她自信满满的蠢样,佐助觉得自己的心情微妙地变好了些,“酒店名字先报给我,虽然不能对你这吊车尾有太大的期待。”

 

开了房门,佐助一眼看到圆形的双人大床上铺满了玫瑰花瓣,微翘起嘴角,吊车尾这是嫌他平时不够浪漫,自己安排这些了吗?看来自己确实忽视了一些细节。

“吊车尾的...”

“佐助,今天晚上你可以随意在我身(隔开)上留下痕迹哦。”

佐助直勾勾地看着鸣子走到床边,背对着他一点一点地把酒红色外套从肩头到手肘到腰部...脱了下来,最后一整件落到地上,细高跟踩着衣服边缘转过身来,身上除了仅能遮住美好胸(隔开)型边缘的黑色蕾丝以及高筒吊带袜之外什么都没有。

http://www.jianshu.com/p/00bad5a16782

快0点时,这场活(隔开)春(隔开)宫总算结束了,鸣子看着佐助的眼睛。

“佐助,生日快乐!还有,我跟你说,今年结束,我就打算退役了,以后只接代言,不走秀。”

“......”

“你给点回应啊,我说你...”

“鸣子,嫁给我!”


评论(12)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