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截棍

佐鸣、维勇、利艾、瓶邪,不逆不互不无差

吊车尾的,衣服别给我乱穿

#佐鸣#面对哭着撒娇的鸣人,佐助应该是什么反应?
佐助:车♂震吧,吊车尾的。

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佐助正往鸣人的嘴里喂蔬菜。

“鼬哥哥,找我有什么事?”把头转到一边。

“鸣人,晚上有空吗?有件事想找你帮忙。”

把蔬菜放到自己嘴里,佐助板着脸嚼着。

“一整天都有空哦,今天周末。”

“晚上来我的酒吧玩吧,打工的学生这几天要考试,没空过来兼职,我这缺人手。”

“好的说,我问问佐助有没有空,一起过来!”

“佐助就不用了,今晚的主题是变装,我需要热情的服务生。”

“这样啊,好吧。”

 

挂了电话 ,皱着眉嚼着佐助投喂的青瓜。

“他找你去酒吧帮忙?”

“对啊,要不要一起去玩?”还是想和佐助一起去的说。

“晚上我有饭局,结束就过来接你。”看到他一脸失望,佐助忍不住捏了捏他仍然长着婴儿肥的脸,“除了送酒水,别做其他多余的事。听到没,吊车尾的。”

“知道了,混蛋佐助,你管很多哦。”

“......”

 

晚上7点,鸣人来到了鼬的酒吧,还没到开业时间,大家都在忙着整理桌椅和盘点货品,和他们一一打了招呼,就跟着鼬去了更衣室。

“鼬哥哥,今晚是有活动吗?”

“是啊,大蛇丸生日,所以今晚有变装活动,男扮女装。”

“这样啊。”

“来,穿上。”

“这要怎么穿??”鸣人一言难尽地看着手里的几块布,“服务生也要变装吗?”

“准确来说,今晚是人妖之夜,服务生都要装扮成动物,这套狐狸小姐是最后剩下的,除了你,我也不知道有谁可以帮忙了。”蹙着眉看着鸣人。

只有自己可以帮他吗?想起佐助经常哥哥长哥哥短的,他很在乎鼬哥哥的说,能帮到他,佐助会很高兴吧?

“好、好吧。”反正不是女人,露多少都没关系吧。

 

看着换好装的鸣人,鼬承认自己那位愚蠢的弟弟眼光还是不错的。

眼前的鸣人两只大(隔开)胸包裹在红色紧身吊带里,被挤出了一条沟,下半身是勉强遮住屁股蛋的黑色蕾丝裙,其实裙子没有这么短,只是鸣人的屁股太圆太翘,硬生生地被撑高了,往下是两条肌肉线条优美的长腿,被紧紧地包裹在黑色渔网袜里,脚上则穿着一双绑带高跟鞋,脚踝被一根黑色的带子缠住,最点睛的地方还是在于头顶上那对惟妙惟肖的狐狸耳朵,而脖子处的项圈则昭示着这是一只家养狐狸精!

果然只有金发碧眼和蜜色皮肤才撑得起这件衣服,这么火辣才是狐狸小姐啊。

鸣人在鼬的注视下红了脸,这比想象中羞耻的说,鞋子好难走路啊,胯(隔开)间凉飕飕的,想用两手挡住前面,但是肩上的带子老是往下滑,总是要自己拉到肩膀上!

 

晚上8点,酒吧准时开业,各种牛鬼蛇神入场,都是来给大蛇丸庆生的吗?鸣人看着穿着裙子浓妆艳抹的男人们,顿时放松了心情,什么嘛,他们比我过分多了!

大概是因为本身就已经解放了天性?大家都放开了玩,现场气氛非常火热,鸣人被这种气氛感染,也有点HIGH。

 

佐助刚走进来,就看到穿的不成体统的鸣人翘着屁股,腰臀起伏处横放着一只口径63MM的高脚杯,手上还端着托盘,努力转头往自己的屁股看,周围几个人妖对着他的屁股说着什么。

“啊,狐狸小姐真是太讨厌了,长着这样的屁股。”

“讨厌是讨厌,但是真的好翘啊。”

......

尽量克制住脑门的青筋,往鸣人的方向走去。

“好、好帅啊。”

“啊啊,今晚最棒的男人,我可以坐上去自己动惹。”

“帅是帅,但是我不喜欢遮住脸的长发,但是非要上我,我也是可以的。”

“你好骚惹,我要他抱cao我。”

......

不过十几秒就走到了鸣人面前,拿走他手上的托盘,拉着他就往更衣室走。

“佐助,你来啦,要不要一起玩?”

加快脚步向前走。

“狐狸小姐果然好讨厌啊,狐狸精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啊,真是个好男人。”

......

 

直接把鸣人甩到堆放杂物的长椅上,黑着脸看着他。

“你干嘛啊,混蛋佐助,脚很痛的说。”

“......”气到很想飙脏话,但是并不想对着鸣人骂。

“你莫名其妙发什么疯?”

“吊车尾的,先看看你自己,像个荡(隔开)妇一样。”看着鸣人裸露的大腿,这样的装扮这几个小时应该被摸遍了吧。

“荡、荡(隔开)妇,你说什么,混蛋,太过分了,你”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大张双腿正对着佐助,立即羞愤地拉紧裙摆,试图用这点可怜的长度遮住裆(隔开)部。

“这么不知廉耻的装扮,不是荡(隔开)妇是什么?我都不知道你这么饥渴,恩?是我经常出差没有满足你?还是你天性(隔开)淫(隔开)荡?”

“混,混蛋佐助,你太过分了,都,都是因为他是你哥哥,我才帮忙的,只,只是像你说的那样送送酒水,你为什么这么生气?”克制不住眼眶发红,眼泪在里面打转,瞪了佐助一眼,鸣人抬起手臂遮住眼睛转过头去,另一只手执拗地拉紧裙子。

MD,穿的这么淫(隔开)荡,为什么还是这么可爱?拉下他的手臂,强硬地握在手里,佐助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虽然可爱,但是哭泣撒娇是没有用的,还是需要教训一下。成何体统?佐助觉得自己已经绿了一半。

在佐助转身要走的时候,鸣人还是拽住了他的衣角。

“恩?”

“脚好疼啊,佐助,我穿这鞋穿了4个小时了,痛死了的说,要不然你跟我换双鞋?”

“......”

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拉起他的腿环到腰上,抱住他的腰,将整个鸣人提到自己身上,转身就走。

 

打开车门,把人直接放到副驾上,正想拉过安全带,看着他眼眶发红的蓝眼睛,佐助果断跨进车里,关上车门。在这里日(隔开)你,应该会让你记得更牢吧。

“你要从这里跨到驾驶座上吗?哈哈哈,好蠢啊佐助。”

“......”

压到鸣人身上,盯着他,抬手扯开自己的领带。

意识到他要干嘛,鸣人起身攀住他的手臂,“不要,我不要在这里做,啊”

http://www.jianshu.com/p/57950d13f82a

鸣人钻进佐助怀里,和他紧紧相贴。每次做完,鸣人都喜欢这样黏着他,这让佐助很受用,抱着他非常温暖。

突然想到什么,鸣人硬是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转了个身,环着佐助脖子,用仍然带着水汽的蓝眼睛盯着他。

“佐助,你是不是想虐待我很久了?”

“......”被这双眼睛看着真的很想再来一发。

“你果然”

“乱想什么,吊车尾的,这次只是给你个教训,别穿的那么随便。”

“混蛋佐助,你自己袒胸露乳的衣服还少吗?”

整理好两人的衣服,把鸣人从自己腿上移动到座位上。

“喂,你有没有在听,喂”

打开另一边的车门,发动车子,回家。

“混蛋,你都没有认真听我说话,你肯定是想...”

真的很吵,但是真的很幸福啊,吊车尾的。

评论(5)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