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截棍

佐鸣、维勇、利艾、瓶邪,不逆不互不无差

人鱼传说01

#佐鸣#

佐助:什么东西?

鸣人:是人鱼哦,颤抖吧!



水月兴奋地示意佐助往前看的时候,佐助真没想到自己会在浅海看到一条人鱼,是的,人鱼!一条雄性人鱼与他们相距不过5米,正大胆地直视着他们,闪着亮光的金色头发非常张扬,即使在光线模糊的水下也显得非常耀眼,和大海颜色相差无几的碧蓝瞳孔看起来神采奕奕,能够看到倒映在他眼中的光。

仿佛受过阳光洗礼的深海物种,但是这怎么可能?作为海洋生物学家,水月对这种未知生物充满了兴趣,况且这条人鱼本身还不符合人类长久以来对深海物种共性的认知,当下就想往人鱼的方向游去,却被佐助神手拦住,示意他上浮。

看向佐助,又是这种没得商量的眼神。水月往人鱼的方向留恋地看了一眼,只得不甘不愿地跟着他上浮。

上了船后,水月一把摘下氧气面罩,快速脱了潜水服,现在去找些道具,说不定还能把他钓上来。

“那条人鱼别去打扰。”这样的生物不可能是独居,他们潜水的这片海域本来就是未开发的,没准他们是第一批踏足此地的人类,见到什么都有可能,虽然人鱼还是远超意料。

“那可是条人鱼啊,佐助,无论如何都应该抓来慢慢”话没说完,“啪啦”一声,溅起了一道很大的水花。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们一定在背后说我坏话!”

“卧槽,你,你TM的怎么会说话?”水月抹掉脸上的水珠,震惊地看着眼前说人话的鱼。

他刚钻出水面,还在甩头发,听到这句话,翻了个白眼,直接看向同样目瞪口呆只是表情伸展幅度非常小的佐助。

“你一定要带我到人类社会,不然我、我毁了你的船的吧哟。”努力咧嘴瞪着他。

“的吧哟”又是什么奇怪的口癖。

“喂,你怎么不问我,你什么意思啊我去。”MD,连条鱼都这么势利,那家伙看起来就是比我高贵吗?比我高贵吗?

“你看起来就很傻的吧哟。”眼角分了一点注意力到水月身上。

真TM不能忍,金发碧眼胸大的基本智商都不高,他全都符合,居然敢这么说自己。蹲下身,快速地伸出手穿到人鱼的腋下一把握住,“哗啦”一声,将整条鱼从水里提了起来。

“啊,放开我,快放开我,混蛋!”大声喊着,离开水的恐惧让他不断甩着自己的尾巴,两手紧紧抓住水月的手臂。

“不放哈哈,怕了吧?我擦,别拍打了。”这条鱼拎起来没多重,也就120斤那样,尾巴应该也没多大的重量,但是上头的鳞片却是十足十的坚硬,被一下又一下的拍打在腰腹处,时不时还擦过难以启齿的部位,真TM该死的痛,“再不安分点,我就把你那漂亮的蓝尾巴割下来做标本。”

“哼,你们人类也就这点本事了!”尽管眼里的怒火都快喷薄而出,还是减小了尾巴摆动的幅度,噘着嘴一下又一下轻轻地拍打他的大腿。

哟,还是很乖的嘛。收回高举的手臂,人鱼马上把尾巴绕到他的腰上,手也环上他的脖子,看来是真缠上他们了。

佐助瘫着脸看完了这一出闹剧,示意水月把人鱼放到甲板上。

这绝对不可能是唯一的一条人鱼,最大的可能是离群了,而他会说人话这一点,更是说明,人鱼应该是存在了很久的生物,和人类社会肯定脱不了干系,只是他们的存在被人类的某一群体作为机密隐瞒起来了。

在脑子里过滤着有可能的机构,佐助走到人鱼面前,和人类的双腿一样可以弯曲坐下的尾巴吗?柔韧性比看起来好得多。

“你能离开水多久?”示意水月开始做记录。

“我不知道,我从没离开过水。”

近看上半身真是和人类一模一样,胸腹的肌肉线条和尾巴线条一样流畅漂亮,按照人类的标准来看是一条足够强壮的雄性人鱼。

“你生活在我们刚刚看到你的地方?”

“不是的,我游了好久才看到水面的吧哟。”

的确是深海动物,但是这种浅麦色的肌肤又有别于深海动物的苍白。

“人鱼不是应该很苍白吗?”水月将手覆盖到他手臂的皮肤上,非常光滑,而且很温暖,“你们居然不是冷血动物?”

“混蛋,品种不一样啊,你们这些白痴。”不知道刚刚是被审问了的人鱼,只懂得自己好像受到了非常不友好的对待,尤其是这个黑头发的男人,眼神没有一点温度,就好像要将他撕开看清楚一样冰冷凌厉,他委屈的眼眶都有点发红了。

“喂喂喂,别哭啊,我们没有欺负你的意思,你看起来比那些画像里的人鱼爷们多了,是夸奖,夸奖,OK?对了,你怎么是短发,不是都是海藻般的长发吗?”

“那都是几十年前的审美了,你们这些乡巴佬!”

又收获了一枚人鱼的白眼,我擦,就算是城里人,也不会知道你们的审美啊。

还想继续问,但是人鱼大爷已经不打算搭理他们了,低头玩着自己尾巴上的鳞片。


评论(10)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