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截棍

佐鸣、维勇、利艾、瓶邪,不逆不互不无差

非要在你面前艹他,你才死心?

#佐鸣#从佐助视角看鸣人

强迫/半强迫性行为

下午被猝不及防安利了互和逆,吓的我赶紧打开车库,毕竟拒绝互逆从开车做起,撕逼不如飙车。


佐助走进一乐拉面馆的时候,店里只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样的服务生,选了个角落靠窗的位置坐下,叫了一碗番茄拉面,看着窗外安静地等着。

 木业已经有半个城市的样子了,内心不经有所感叹,就连这家拉面店也从原来不起眼的小摊位,变成了享誉忍界的驰名品牌,看来从卡卡西在位时开始的现代化进程在鸣人手上应该是可以实现的。

不过10分钟,拉面就端上来了,佐助尝了一口,这个味道着实令人怀念,上一次和他一起吃拉面已经是3年前的事了,那个吊车尾应该很想念自己吧,他是感情那么丰富的一个人。

面无表情吃着拉面想着鸣人,很快就见底了。

“我说,你追到七代目了吗?天天都给他送”清脆的女声在背后响起。

“走开,干活。”悦耳的男中音。

是店内两个年轻的服务生。

“喂,说说看嘛,我帮你再分析分析,你给他送拉面送了有一年了吧?”

“啧,你的分析,没有对过。”

“你少看不起人,我给你透露个情报,七代目和一个男人纠缠不清很多年了!没骗你,昨天刚听到几位前辈的八卦,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宇智波佐助。”

“无聊。”

“不过你别担心,我觉得他不是威胁。听她们说宇智波佐助之前为了复仇离开村子,七代目追了好多年才把他追回来,听她们的形容就是个需要一直哄着的傲娇美受。你想想啊,七代目这么有男子气概的男人,应该是很受这种小受喜欢的。”

“哼,你不是一直都认为我也是个别扭的烂脾气小白脸吗?”

“你先听我说啊!我觉得七代目不喜欢他这样的,七代目就是个喜欢大波美女的直男,根本没有和男人交往的想法,这种男人真向他表白,他只会觉得难以接受,对于一直觉得自己是直男的男人来说,男人再美再白再柔弱都不如女人的一个洞。但是,你不一样啊亲,虽然你也又美又白但是你是攻啊。”

“我是攻,我就可以拿下他?”

“我说,你别老打断我啊!拿下七代目这种男人,就要一鼓作气插到他懂得自己也可以做你的一个洞!啊,我好兴奋啊,你应该喝着最烈的酒强jian最强的火影,强jian到他只会在你的胯下叫唤为止,否则,你永远不可能跟他发展成恋人。相信我,昨天我听她们说了一堆,我觉得靠你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永远追不到他,他只会认为你是一个崇拜他的小年轻,就跟他只会觉得宇智波佐助只是他的朋友一样,但是宇智波佐助没办法做到,你做得到啊!。”

“我说你一女的,别动不动就强奸啊洞啊,行不行?他的过去我不关心,能在他身边就可以了。”

“你这人!你爱听不听,哼!”

 把钱放在桌子上,起身离开。这两人的对话他一字不漏地听到了,也懂什么意思,他早年就四处闯荡,这几年更是到过许多人闻所未闻的地方,见识过的有可能是一些人10辈子累积的见闻。

太多人对他有不同的看法,他没必要在意也不屑去在意这些。

站在鸣人曾经站过的地方俯瞰整个木业,直到月光照到脸上。

往火影塔的方向看了一眼,仍然灯火通明。这个时间点还在工作吗?

刚走进火影塔,就看到从对面走来的鹿丸。

“你回来啦,佐助。鸣人在办公室,你直接上去跟他汇报工作吧。”

“恩。”

推开门,就听到一阵急促的咳嗽声。

“啊,佐助,你回来啦!前天就收到你的书信了,以为你下午就会到,还想和你一起吃饭的说。”

话还是这么多,整个人在黄色的光晕里显得更加温暖,佐助觉得自己每个毛孔都松懈下来了。

“对了,你吃饭了吗?还有,你外出都3年了,有没有受到什么伤,明天让小樱检查一下吧,还有还有...”

“吊车尾的”

“你才是吊车尾的!”

这个人是自己永远的归处,这一点毫无疑问,只不过到目前为止都是作为老朋友的归处,即使鸣人花了大把的时间在自己身上,佐助仍然很清楚,他只把自己当做朋友,纯粹的朋友,实际上对任何一个同伴,他都愿意义无反顾地付出,也只有这样才是漩涡鸣人吧。

凌晨1点,汇报完工作,跟着鸣人一起到他的新住所。刚走到楼下,就看到一个人影在他家门口坐着。鸣人急忙跑了上去。

“这么晚了,咳咳...”

“给你送拉面,能进去吗?”是白天的服务生,“外头很凉,快点开门吧。”

“都进来吧。”开了门,让他们都进了屋,“对了,这位是佐助,他会暂住几天,有时候可能要麻烦你带两份拉面过来了。”

“下午的客人,宇智波佐助吗?和听说的完全不一样...”

“你在说什么,大声点啊。”

“没什么。”

从始至终都面无表情听着他们两聊天,他觉得这个年轻人确实对鸣人不错,大冷天又是送面又是送药,嘘寒问暖的程度对待自己老婆也不过如此了吧,可惜,对面的吊车尾不是一般的迟钝,而且还很执拗,脑袋也没多好,他认定是朋友就是朋友是晚辈只能是晚辈。

等吃完拉面,外面已经开始下雪了。鸣人热情地留了这位年轻人在家里过夜,安排了佐助睡客房后,就去洗澡了。

“......”

“......”

佐助看着他打开鸣人的房门,关上。还真是随意。可是自己也没有立场说什么,吊车尾也不可能和他发生什么。

等清理完自己,已经是凌晨3点了,用浴巾擦着头发 ,喝杯水就打算睡觉。

“啊,别碰”

拿着水杯瘫着脸站在门口,脚愣是移不动。

“鸣人,原来是真的,你的复原能力真的这么强,我以为他们只是夸大了你的英雄事迹。”

“恩,是真的,我们漩涡一族的治愈能力和九尾的复原能力能够让我什么伤痕都好的特别快。”

“那你身上一定很光滑,什么疤痕都没有吧?”

“是啊,你看,之前这里受过很重的伤,现在也是一点痕迹都没有,虽然当时特别痛的说。”

“恩,都摸不出痕迹。对了,那你JJ的颜色会变吗?”

“喂喂,你这是什么问题啊,很羞耻的说。”

“都是男人,这个话题不是很正常吗?”

“也,也是,颜色不,不会变。”

“你脸红了,别害羞,我和几个同学经常开这种玩笑。让我看看吧,顺便对比一下大小,莫非你很小?”

“臭小子,我的很大!你什么眼神,不信你看。”

“你,你的奶头和JJ都好粉啊。”

“......是很大好不好,你看清楚点。”

“你后面的颜色也是这样吗?”

“后面?哪里的颜色?”

......

“也好粉啊,这里。”

“你别压着我,别以为你是小孩,我就不会动手啊混蛋。”

“你不会动手的,我知道,你从来不对村里的同伴动手,我是你的同伴吧,鸣人,我生活在木叶,和所有木叶村民一样崇拜着你。”

“啊,你在干嘛,别压着我。”

“你好敏感啊,我才轻轻碰一下。”

“别随便碰我,我是仙人体,对触感比普通人强烈几十倍,嗯,手拿开,啊,嗯?你怎么了?”

感受到自己腰上的重量,鸣人回头一看,“啊,佐,佐助”开着万花筒,脸阴沉的可怕,站在床边俯视着床上的两人。

“你快解开他的幻术,他看起来很难受。”

http://www.jianshu.com/p/17ee5bfb77e7

“吊车尾的,你以前说过让我把一切发泄在你身上,现在还做得到吗?”

“混蛋佐助,我不是指这样”

“只有这样,对我来说才是发泄。”

“......我们是朋友啊!”

“你很喜欢一厢情愿地认定一些事情,然后就按照自己想的那样做了,而在别人眼里我们早该这样了。”将他连着被子一起抱进怀里。

“啊,但是我们明明都是男人...”

“讨厌刚刚我对你做的吗?”

“不讨厌,你好厉害的说。”

“那就够了,睡吧。”

无视他一脸纠结又不知从何说起的样子,佐助直接闭上了眼睛。

评论(14)

热度(161)